分類彙整: 短篇鬼故事

遊戲中的第十三個人

這件事情的背境是一個很荒野的直昇機場,它位於香港大嶼山梅窩的一個鄰近海邊的小角落。
因為平日很少直昇機會用上這直昇機場,所以此地已經成為一眾熱愛釣魚人仕的天堂,
有時候,晚上也會有一些小情侶到這裡談心或一些三五成群的青少年在喧嘩。

先說一些關於這個直昇機場的事情:
有一個釣魚發燒友在這裡單獨釣魚時遇上意外,失足掉下海裡,直至屍體發脹浮上水面才被發生,當時大概是1983年。
一對小情侶在直昇機場談心,男方突然一言不發跳進海裡,少女立即報警,少男後被獲救,當他被問及跳海一事,
他竟然毫不知情,只記得當時意識模糊,最後好像睡著了,甦醒過來已經是被獲救的時侯,當時大概是1996年。

今次要說的,是我和朋友一起親身經歷的恐怖靈異事情。
約七年前,當時我正就讀梅窩的一所學校,一所距離直昇機場不遠的學校。
每天放學,一群波友例必到球場踢足球,當日也不例外,由於第二天是假期,所以我們踢完足球便一起吃晚飯,
晚飯後因為無所事事便一起走到直昇機場裡玩「捉迷藏」(很熟悉吧!很多鬼古的背境),我們一行十五人,有男有女,
由於直昇機場是沒有任何照明系統,我們只靠月亮的光和我們的單車頭燈作照明。
遊戲進行前,有一對情侶因為不想玩而退出,故餘下的只有十三人,開始了幾回,我輸了,要做捉的一個,
而那對情侶雖然沒有參與,但也有在旁給給我提示,捉一個,又捉一個,捉到了十二個,這對情侶又給我提示:
「在石柱後還有一人,我看到躲在大石柱後突出的半個身影!」
我想也不想便往大石柱那邊衝去,正當我滿懷興奮全力衝去時,突然給已經被捕的朋友叫停,
回頭一看,發現所有人已經走出來了,十二個逃犯,一個做捉,兩個旁觀者,一共十五個人。
那誰躲在大石柱之後?這時大家也呆了,你望著我,我望著你,然後很有默契地一窩蜂的跑離直昇機場。
事後那對情侶當然變成了我們追問的對象,他們異口同聲說:
「雖然看不清楚那是誰,但可以肯定,那個人在各人分散躲藏的時候,是由人群中走到大石柱後,一直也沒有離開。」
亦有參與遊戲的人說看到有人走到那處,但同樣看不清是誰。
我聽到後不禁一問,:「那是否表示那個人一直跟我們在玩捉迷藏?」

今天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我走到大石柱,我與「他」是否會有所接觸?
「他」出現的原因是貪玩還是另有內情?
「他」會否就是當年失足掉下海的釣魚發燒友?
今時今日,我不時也會走到直昇機場釣魚,也曾有意地走向大石柱旁,可惜從沒有半點頭緒。

哥哥,禮物喜歡嗎??

她是一個略微有戀兄情結的人,
在她哥哥的生日前,她總是會想千萬種鬼主意去替哥哥慶賀。
然而每一次她都不會送對禮物,禮物總不是她哥哥心目中想要的。
她想要她哥哥快樂,一次也好,只要是合哥哥的心意便行了。
今年也同樣,哥哥的生日快到了,
她依然未想到該送什麼才好,好像送什麼都是錯的。
直接詢問哥哥又沒有神秘感,自己挑選又總是不合他心意,
該怎麼做?這些等等的問題盤旋在她腦海中找不到答案。
一次機緣,她聽到她哥哥說想學象棋……
她當下決定,送象棋好了!
因為她哥哥生日當天有要事做,她便把生日禮物盡早放在她哥哥的桌上,
之後便出外與朋友會面。
她興高采烈的走在路上,心想著她哥哥一定會喜歡這一份禮物,
一個不為神,一輛貨櫃車駛來,頓時鮮血湧現,
她,倒臥在血泊之中……再被貨車踐踏過……

在一間辦公室,門外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鋒,門外有位小妹妹找你。」
「哦。」名喚鋒的少年走出辦公室,看見的是他的妹妹。
「咦?怎麼會突然來這裡?」
「哥哥,我問你哦。我送象棋給你作生日禮物,你喜歡嗎?」
「你來就是想問我這個?」
「是呀,你回答我先吧。」
「喜歡吧。」
一聽到答案,她笑了,接著便一拐一拐的進入升降機,彷似腳傷了。
鋒疑惑,正想回到辦公室時,忽然有電話打來。
「誰?」
「鋒! 你妹妹剛剛在樓下的馬路上撞車了呀!」
接著電話中的人說了什麼,鋒已聽不清楚了,
手機掉落在地上…
閉路電視上顯示著升降機的狀況,
一個下身模糊的女生正慢慢的消失於虛空之中……

電梯裏的10個禁忌

電梯裏的10個禁忌..滛以防萬一大家一定要看哦~!

1.現代電梯都是采用的不鏽鋼箱體,表面光亮,尤其是夜裏單獨乘坐的時候切忌
不要凝視自己的影像,
據說持續五秒鍾以上的凝視會見到可怕的東西。

2.愛化妝的女士要注意了,千萬不要在電梯裏照鏡子,道理和1一樣。

3.如果在你即圝進入電梯的時候發現裏面唯一的一個你不認識的人低𤥢頭,但是凝視𤥢你
,千萬不要進電梯, 借口按錯了等下一趟吧。據說那個人就是鬼。常人掃一眼就把視線轉移了。

4.和3差不多,當你一個人在電梯裏的時候發現進來的一個你不認識的人低𤥢頭,但是眼睛凝視𤥢你,
馬上走出電梯, 千萬不要在裏面停留,道理和上面是一樣的。

5.如果你不幸遇到了3,或者4的情況,那樌一定要記住,如果對方問你幾點了,千萬不要告訴他,
據說那就是你的死期。 找�g的借口說我沒帶表或者說表停了。

6.和情況5差不多,在電梯裏忌諱問�g人時間,那樣容易讓人誤解,同時如果真有鬼在身旁,
告訴你的時間就是你的死期, 切記。

7.女士和另外一個陌生男人站在電梯裏,記住千萬不要站在那個男人的身後或者被那
個男人站在身後,你應該站在那個人的并排,據說不管是惡鬼還是惡人
都願意從背後或者面前襲擊人。站在并排你也好做出反抗。 

8.女性單獨乘坐電梯如果突遇停電,不要慌張,千萬不能使用打火機,尤其是在冬季,
在那種環境下等于引火自焚。下呼叫按鈕等待救援。如果對方問你幾個人,
千萬不要說一個人, 那樣等于引狼入室。因滛你不知道電話那頭是誰的聲音。

9.如果電梯開門後不在正确位置,而是露出一半地面,不要貿然爬出去,
按下呼叫按鈕等待救援, 據說事故往往發生在你爬出的過程中。
那時電梯會突然掉落或者提升,把你活活擠死。

10.如果進入電梯發現裏面隻有一雙鞋,千萬不要進去,據說鬼就站在那裏,你看不到而已.

如果你住樓房,最好不要看

這是一個很真實的 故事 !是一個 朋友 告訴我的,自從聽了這個故事之後, 我就在也沒有獨自上過樓! 某人是一個愛喝酒,貪圖美色的男子。他獨自住在一棟樓的六樓,他整天在外面喝酒, 每天都喝到很晚才回來。一天晚上,他又喝到夜裡才回來,他喝的醉醺醺的,完全不醒人世,他獨自上樓去了。夜深人靜,所有人都睡了, 只有他沒睡。

因為他家住在六樓,所以一定要經過五樓的平台,但當他走到四樓時,他好像聽到五樓的平台上有人在跳繩。 他感到很奇怪,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在跳繩?他走到五樓的平台一看,發現一個女人穿著一件紅色的 衣服 ,打扮的很妖艷。 她一邊跳繩還一邊數著:「98,98,98,98」他想為什麼這個女人深夜在此跳繩?為什麼只數98?

他越想越好奇, 而且他發現這個女人長的很漂亮。不過只露出半邊臉。他色心一起,便上前去問:「小姐,為什麼你深夜還在此跳繩?」 那個女人停止了跳繩,說:「你把頭靠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那個男人就把頭靠過去了一點。那個男人又問: 「為什麼你跳繩只數98呢?」那個女人說:「你在把頭靠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於是,那個男人就把頭靠了過去, 一直靠到那個女人的懷裡。突然!他發現自己變清醒了,他睜開 眼睛 ,那個女人突然把另外半邊臉轉過來,卻什麼也沒有! 沒有肉!沒有骨頭!也沒有皮膚!但那半邊卻在滴血!接著他看見另外98個和那個女人一樣的男人,只有半邊臉, 他們很那個女人一起跳繩,也在數著:「98,98,98」那個男人驚叫到:「啊!」他滾到了一樓, 可身體卻被蒸發掉了!只剩下半邊臉!另外半邊也和那個女人一樣,什麼也沒有, 卻在滴血!五樓平台上的那個女人還在跳繩!她在和99個男人跳繩,嘴裡數著:「99,99,99」….

香港曾經轟動一次靈異事件

我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可是,從我開始學醫以來,身邊發生過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些事情使我很矛盾。當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以唯物主義的眼光去看待它們時,卻發現自己的頭腦變得越來越混亂。6年前,我考入了S醫學院。對我來說,這卻不是個好消息。我從生下來就討厭醫院裡面那種消毒水的死味道。要不是我高考的分數實在是太低,打死我也不會來這裡。

或許是心情壓抑的緣故吧,我幾乎不怎麼和同學交往。我記得當時只有一個朋友,他叫安子。——我總這樣叫他。他總是成年不變的一套運動服,胸前帶著一枚毛主席像章。他的打扮雖然有些土,卻並不妨礙我們成為朋友。我們兩個都是比較內向的那種人,任何的文體活動都與我們絕緣,每天只是呆在5樓的階梯教室裡學習。記得那時,我們被大家看成是書獃子。因為如果有誰去階梯教室學習的話,會被看成是有毛病。——大家平時都是去圖書館。一整天坐在一個地方不動對我來說是極其無聊的一件事。但是,我實在是想不出我還能去幹些什麼。我在大多數時間裡都是揚著腦袋看天棚上的燈管被風吹得蕩來蕩去。當我這樣看著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伽裡略,他當年也是無聊才發現了擺的等時性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會笑出聲來。

我總想弄明白安子怎麼可以那樣專心的學習。階梯教室的窗外時一片樹叢,那上面有很多的鳥在叫,他居然可以不看一眼。「這傢伙真是個書獃子。」我坐在他後面,望著他的背影想。但我並不是想說安子是個完美的人。他有個怪辟,就是上樓時總要數每一層樓的台階,一級級地數,從不落下一級。如果他不小心數錯了,或者突然忘了數到哪裡,他會原路折回去,從頭開始,再來一次。現在看來,安子那時是得了「強迫證」。但是,當時的我卻對他的這種做法感到非常厭煩。無論怎樣,這樣做實在是太無聊了。到今天為止,我還能夠清楚的回憶起那個晚上發生的事,——那個可怕的晚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和安子走在去往階梯教室的黑糊糊的樓梯上,他像往常一樣,數著台階。在今天,我倒是沒怎麼惱火,——畢竟,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有一個人幫你數樓梯,你就會感到省力不少。於是,我也在心裡應和著他嘴裡的數字。(鬼故事在線xxie.net)轉載鬼吹燈

「4,5,……」安子每邁一步都很慢,我便只好慢慢的陪著他。「9,10,11,……奇怪!」安子突然說。「什麼奇怪?」我問。「志剛,你不記得我們平時上樓時,這一層樓有多少級樓梯嗎?」「唔,這個……12級吧,大概,我不能確定。」我想起我在白天上樓時總是一步3級,好像是可以邁4次。「你不是經常數嗎,還問?」我說。「喔,是呀,應該是12級的,……但是,今天我只數到11。」「那一定是數錯了,別管他了。」「不行,樓梯不會無端的少一級的。你陪我回去,從底下再數來。」

我當時很惱火,真想給他一嘴巴。但我沒有。這麼黑的樓梯上,沒有一個人影,出於朋友的責任,我便跟在安子後面,走了回去。「9,10,11,……」當我和安子兩個人數到最後一級樓梯時,我突然感到背後冷颼颼的,頭皮都要炸開。樓梯!樓梯真的比平時少了一級,變成了11級!「志剛,你……」沒等安子說完,我就猜到他又要叫我和他回去,從頭去數樓梯。黑暗中,看不見安子的表情。我卻突然想起瞭解剖室裡面的屍體。「不,不行!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我感覺自己的腿開始轉筋了。

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當時我會那樣的害怕,我只感覺到一種巨大的恐懼佔滿了我的心,「別指望我會再和你去數這該死的樓梯!」我拋下安子,飛也似的跑下樓。在寢室的床上,我大口的喘著氣,我發現我根本不能安靜地躺下或者坐下。我便蹦起來,在地上來回地渡步。同寢室的人都沒有回來,於是我開亮了所有的燈。似乎過了一個世紀,終於有人回來了,於是,我便立刻拉上他們,打著手電筒去階梯教室找安子。我們找遍了所有可以尋找的地方也沒有找到安子,——其後的校方人員和警察也沒有找到他。——安子失蹤了。

安子失蹤後的3年,醫學院開始擴建。當巨大的挖土機推倒有階梯教室的那座樓時,在4樓的樓梯的廢墟中,人們發現了一堆白骨。白骨中間,有一個毛主席像章。我知道,那是安子。因為,我聽說,如果一個人在上樓的時候發現樓梯少了一級的話,他就會去代替那一級的樓梯。直到現在,我仍然不敢數樓梯。

千萬不要數樓梯

我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可是,從我開始學醫以來,身邊發生過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些事情使我很矛盾。當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以唯物主義的眼光去看待它們時,卻發現自己的頭腦變得越來越混亂。6年前,我考入了S醫學院。對我來說,這卻不是個好消息。我從生下來就討厭醫院裡面那種消毒水的死味道。要不是我高考的分數實在是太低,打死我也不會來這裡。

或許是心情壓抑的緣故吧,我幾乎不怎麼和同學交往。我記得當時只有一個朋友,他叫安子。——我總這樣叫他。他總是成年不變的一套運動服,胸前帶著一枚毛主席像章。他的打扮雖然有些土,卻並不妨礙我們成為朋友。我們兩個都是比較內向的那種人,任何的文體活動都與我們絕緣,每天只是呆在5樓的階梯教室裡學習。記得那時,我們被大家看成是書獃子。因為如果有誰去階梯教室學習的話,會被看成是有毛病。——大家平時都是去圖書館。一整天坐在一個地方不動對我來說是極其無聊的一件事。但是,我實在是想不出我還能去幹些什麼。我在大多數時間裡都是揚著腦袋看天棚上的燈管被風吹得蕩來蕩去。當我這樣看著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伽裡略,他當年也是無聊才發現了擺的等時性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會笑出聲來。

我總想弄明白安子怎麼可以那樣專心的學習。階梯教室的窗外時一片樹叢,那上面有很多的鳥在叫,他居然可以不看一眼。「這傢伙真是個書獃子。」我坐在他後面,望著他的背影想。但我並不是想說安子是個完美的人。他有個怪辟,就是上樓時總要數每一層樓的台階,一級級地數,從不落下一級。如果他不小心數錯了,或者突然忘了數到哪裡,他會原路折回去,從頭開始,再來一次。現在看來,安子那時是得了「強迫證」。但是,當時的我卻對他的這種做法感到非常厭煩。無論怎樣,這樣做實在是太無聊了。到今天為止,我還能夠清楚的回憶起那個晚上發生的事,——那個可怕的晚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和安子走在去往階梯教室的黑糊糊的樓梯上,他像往常一樣,數著台階。在今天,我倒是沒怎麼惱火,——畢竟,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有一個人幫你數樓梯,你就會感到省力不少。於是,我也在心裡應和著他嘴裡的數字。

「4,5,……」安子每邁一步都很慢,我便只好慢慢的陪著他。「9,10,11,……奇怪!」安子突然說。「什麼奇怪?」我問。「志剛,你不記得我們平時上樓時,這一層樓有多少級樓梯嗎?」「唔,這個……12級吧,大概,我不能確定。」我想起我在白天上樓時總是一步3級,好像是可以邁4次。「你不是經常數嗎,還問?」我說。「喔,是呀,應該是12級的,……但是,今天我只數到11。」「那一定是數錯了,別管他了。」「不行,樓梯不會無端的少一級的。你陪我回去,從底下再數來。」

我當時很惱火,真想給他一嘴巴。但我沒有。這麼黑的樓梯上,沒有一個人影,出於朋友的責任,我便跟在安子後面,走了回去。「9,10,11,……」當我和安子兩個人數到最後一級樓梯時,我突然感到背後冷颼颼的,頭皮都要炸開。樓梯!樓梯真的比平時少了一級,變成了11級!「志剛,你……」沒等安子說完,我就猜到他又要叫我和他回去,從頭去數樓梯。黑暗中,看不見安子的表情。我卻突然想起瞭解剖室裡面的屍體。「不,不行!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我感覺自己的腿開始轉筋了。

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當時我會那樣的害怕,我只感覺到一種巨大的恐懼佔滿了我的心,「別指望我會再和你去數這該死的樓梯!」我拋下安子,飛也似的跑下樓。在寢室的床上,我大口的喘著氣,我發現我根本不能安靜地躺下或者坐下。我便蹦起來,在地上來回地渡步。同寢室的人都沒有回來,於是我開亮了所有的燈。似乎過了一個世紀,終於有人回來了,於是,我便立刻拉上他們,打著手電筒去階梯教室找安子。我們找遍了所有可以尋找的地方也沒有找到安子,——其後的校方人員和警察也沒有找到他。——安子失蹤了。

安子失蹤後的3年,醫學院開始擴建。當巨大的挖土機推倒有階梯教室的那座樓時,在4樓的樓梯的廢墟中,人們發現了一堆白骨。白骨中間,有一個毛主席像章。我知道,那是安子。因為,我聽說,如果一個人在上樓的時候發現樓梯少了一級的話,他就會去代替那一級的樓梯。直到現在,我仍然不敢數樓梯。

感人的靈異事件

剛入夜,某市一間醫院急診中心十分鐘前收到急救電話。附近高速公路發生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救護車已在去途中,留守在急救中心的小林護士正在做著準備工作。忽然,門口像一陣風刮過一樣,等小林抬起頭發現一位身穿淺綠色襯衫,面色蒼白的男人正著急的站在櫃檯前。

『大夫,我姓錢,我的太太和兒子發生了車禍,請趕快準備大量A型和AB型血,還有我的太太手臂和助骨折斷,我兒子的兩條腿都斷了,請你趕快準備器械,一定要讓他站起來啊!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們』那男人一口氣說著,小林插不進半句嘴。

不敢怠慢,小林立即登記。說完那男人卻準備離開,這時小林才發現錢先生的額頭也在滲著血。

『錢生,你也在流血,趕快先包紮下吧!』小林想叫回他。

『不用了,我沒事,只要你們盡力救他們,我就十分感激了,我還要回去陪著他們』那男人回頭慈祥的答到。說完便匆匆走了出去。

這樣緊張家人,真是個好男人啊!小林一邊想著一邊毫不怠慢的準備著用具,並通知血庫取出大量A和AB型血。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急救車回到醫院,車上推下一對已經昏迷的母子,小林趕緊跟著進了急救室內,經快速檢驗,這母子倆果然是A和AB型血,準備的血液幾乎是雪中送炭,參加急救的醫生們詫異了一下但沒多想便扎進緊張的急救中。而小林似乎有點奇怪,為何不見錢先生呢?

過了一會,門外第二次折回的救護車推下了男主人,小林見正是剛才那位穿著淺綠色襯衫的男人,就上前想與他瞭解情況,但拖著急救床的醫護同事卻向她打了一個眼色,小林明白這個男人救的可能性很小了,怎能呢?剛才還挺好的呀!小林剎時間腦袋發漲。醫生們還是盡最大的努力搶救了四十分鐘,但也沒能將他救活。但隔壁的母子倆因為搶救及時而有了生的希望。

參加救援的同事們告訴小林,去到現場時,這一家三口被牢牢的夾在車廂內,最難解救的正是男主人,而這三人中皮外傷最少但最嚴重的也是他,當醫護人員給他戴氧氣罩時,他似乎用盡所有的力氣只說了三個字『救他們』然後再也沒甦醒過。

小林聽完後呆若木雞,許久的不能回過神來。嘴裡喃喃自語『他—-他來—-他說—告訴—我的不會—-不會啊!』她暈倒在椅子上。

接下來的幾天裡,小林逢人就說這件事,希望有人相信她,但同事大都見怪不怪!認為她是神經衰弱。

又過了幾天,在小林不斷憔悴的面容中,其中一位參與搶救的醫生想到一個問題,如果不信她的話那是誰吩咐她準備血源的呢?

終於他們連同小林一起來到醫院的監控中心,翻看了當晚的監視錄像,在她登記的那一分多鐘內竟然沒有一個病人出入過急診區內,而監視器內的小林卻似乎在和空氣說話,又或者在喃喃自語。手裡登記著當時的記錄。頓時圍觀在監視器旁的同事們鴉雀無聲,靜得連心跳聲彼此都聽的見。

此時的小林已是淚流滿面,耳旁傳來那慈祥的聲音『不用了,我沒事,只要你們盡力救他們,我就十分感激了,我還要回去陪他們』。

多謝網友Mandy提供

方村賭鬼

方村賭風很盛。全村上至八旬老翁,下至七、八歲的小孩,都會摸上幾把。外村人編了付對聯諷刺方村的賭:撲克,麻將,色子,件件精通。種地,鋤草,收割,樣樣稀鬆。後來鎮裡知道了此事,就派員進村做專項治理。待抓了、罰了幾個人後,方村賭風才收斂了許多。但還總有人控制不住,偷偷摸摸找機會賭博。

  這天,號稱方村賭桌四君子的張毛、李山、王根、孫寶四人扛著鋤頭,對人說是去地裡鋤草,一到村頭亂葬崗子,四人齊齊向周圍看了一眼,見沒人,就扔下鋤頭,鑽進了荒草叢生的亂葬崗。原來,村裡禁賭之後,四人眼見在家裡賭博已不可行,但又中賭癮太深,竟然想起這亂葬崗平日人跡罕至,卻是個賭博的好場所。四人約定之後,今天就來了。

  四人找了一塊倒在地上的墓碑,擦乾淨之後,就掏出一幅麻將,搓了起來。

  天漸漸暗了下來,四個人卻沒有要動窩的意思,張毛打開了一隻早已準備好的礦燈,四人借助它的光亮繼續賭。

正賭得興起,李山後面突然來了一人,站在那裡聚精會神地看,四人先是嚇了一跳,以為他是鎮裡派來的稽查員,就要忙著收攤。這時,那人開口了:「繼續搓呀,我也好這個!」四人看他不像是來找碴的,就不在理會他。

  一會兒,李山沒錢了,就對身後那人說:「你有錢嗎?你來玩吧!」那人也不客氣,先是從口袋裡掏出一沓子錢,接著蹲下身,與三人賭了起來。

  那人賭技了得,一會工夫就把三人面前的鈔票贏到了自個面前。眼見身上已無分文,四人不禁沮喪,當然也從心裡佩服那人出神入化的賭技。正在這時,那人將贏來的錢向他們面前一推,說:「不過用來玩玩。其實我要這錢也沒用,四位盡可以拿回去,但是我的房子破了個大洞,還請四位代為修繕……」這時,天以放亮,雞也叫了頭遍,那人急急起身,向前邊跑去,臨走說了一句:「我叫白石……」

  「這傢伙溜得好快呀!」四人驚歎,又感到事情蹊蹺,我們又不知道你住在什麼地方,怎麼給你修繕房屋。天大明之後,四人收拾好賭具,準備回家。

  剛走了幾步,王根突然指著一座墓碑象見了鬼一樣失聲大叫:「你們看,那是啥?」三人順著他的手指一看,只見那座墓碑上刻著一行模模糊糊的字……白石之墓。刻碑年代是民國六年。四人怔住了,只覺後脊樑湧起一股寒氣。

  這時,鄰村有一個早起拾糞的老頭經過這裡,見四人對著那墓碑一幅失魂落魄的樣子,就說:「這裡埋著的人叫白石。聽我父親說過,他是這方圓幾十里有名的賭王,曾經靠賭博贏了豐厚的家產,但在一次豪賭時,他不光輸光了所有的家產,還把命都搭了進去……」四人才明白與他們賭博的原來是一個老賭王的鬼魂。

  白石的墳上果然有一個足球大小的洞,可能是豬獾所為,四人忙借來老頭的鐵掀,鏟土將那個洞補上,然後狼狽逃去。從此再也不敢賭博。

學校宿舍

學校宿舍最容易鬧鬼!尤其是老宿舍!而路人當時在南部的一所專校!已經快畢業了!
當時是四月初!夜半十二點了!南部的春天如夏!有些燥熱!
路人和三個同學住在男舍一樓!前些日子在學校後門發現一具女屍!
當然轟動南部也轟動整個學校!該名女孩就形態看約十七,八歲!
穿著黑白條紋的T恤! 下身著牛仔褲!全身被砍了十餘刀!
當時被發現的原因是在學校後門附近的木瓜園!
有人棄置了一包黑色的大塑膠袋!而女主人住在對面!當時以為是有人亂丟垃圾!
結果才知是個命案!於是報警請法醫驗屍!有釵h同學也跑去!
回來描訴那女的是成U字型被裝入黑色垃圾袋中!而且打開時手還會晃動!似乎死沒多久!
這件命案也讓學校蒙上不好的氣氛!怕死者是本校學生!或兇手是學校學生!
這也成為校園的主要話題!

今夜真的很熱!我室友死馬跟班上同學打麻將!也很難入睡!
打開窗戶!看看窗外!宿舍旁是網球場!並有兩根微明的路燈!
因為天色很黑!幾乎見不到外面景色!打開窗戶是想讓晚風吹襲!讓空氣流通!
突然聽到外面有吵雜的人聲!而且快跑著!真的就如有人被追殺般!
聲音太大!連打麻將的同學也都探出頭看到底發生何事!
只見一個穿道袍的道士口念著:在那…..快追!別讓他跑了!

折騰了半小時!似乎無它茠臐I經過宿舍門口便有同學問:師公ㄚ!你們在追啥麼?
師公額頭汗如雨下!喘了喘氣!你們要小心點!師公如此說:
今天是那女孩的頭七!我幫她招三魂七魄!沒想到一個主魂跑了!你沒看剛剛我們在追嘛?
他跑到網球場邊的大蓄水池了!這個魂沒招到!它會找一替死鬼!

可能就在那裡!這個月你們不要到那!等這女孩七七四十九日過後才會平安無事!
我們也聽歸聽!又開始打麻將的打麻將話題仍是那女孩!
當然!我們這幾個也不打網球!那裡也只不過是空地!而蓄水塔很大!有一層樓高!
沒人會爬到上面跳水自殺吧!這怎麼可能發生命案!江湖術士!有何可信!
我如此想!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過了一個多星期!真的命案又發生了!不過是意外!因為那水塔的牆是同學們當練習抽
球反拍的最好場所!但有時常因打的太高!球會掉到上面的水池!
而有位女同學就因此上去撿球!沒想到不慎跌入蓄水池中!就這樣……..
其他同學也未察覺!直到另一同學再上去撿球時!伸手抓球才發現水中隱約可見女孩的影象!
再睜大眼真的沒錯!於是叫其他同學幫忙!但為時以晚!該女同學已臉色反青!
送到省立醫院已經無救!就這樣…………..

巧合吧!但兩三個星期連續死了兩個人!雖然是不是很恐佈!
但也會害怕!死馬決定搬出去!至少可遠離陰森的氣息!而我並沒想搬!反正住的好好!
沒多久就畢業了!幹麻那麼麻煩!
過沒一星期!死馬搬走了!住在火車站前的大廈裡!算是很豪華的套房!
還跟另一個同學阿寶住!星期六學校沒課又是週末!阿寶邀我去那逛逛!

當然一票打麻將的同學都去那!下午阿寶幫我們買便當!回來時!
他說他遇到一個很奇怪的女人!在電梯裡!我們打麻將的打麻將!看電視的看電視!
吃便當的吃便當!沒在意阿寶的話!

阿寶還是慢慢道來:我在一樓坐電梯上來時!她是下樓的!到一樓應該是要出來的!
結果她沒出來!而當時只有我一人上樓!我按九樓!她按十樓!
可是我到九樓她居然跟著我出來!

大家突然靜下來便開始問:她長怎樣?
阿寶道:她臉色很蒼白!而留一襲長髮!但是那感覺好冷!好像見到鬼!
大家就開始猜這女孩是否有精神病!不過依舊吃飯的吃飯!打麻將的打麻將!
晚上八點多!大豐跟另一同學進來說:死馬你們樓下有人跳樓自殺!

剛要進來聽到砰的一聲!掉下時撞到一部計程車!那司機看到馬上開車走了!
剛好有警察在!喔!夠可怕的!
這時阿寶便問說:那女孩是不是穿牛仔褲!黑色的T恤! 還有一襲長髮!
大豐說:你怎麼都知道!
阿寶說:我是跟她一起坐電梯上來的!大概我是見她最後一面的人吧!

女一舍的敲門聲

記得在我就讀海大的時候,就常常聽到女生們說著一個女一舍的秘密….

那一年有一個學姐因為和同學吵架..然後跑到天台,

一氣之下就往下跳據說學姐死前雙手曾死命的抓著東西.

還是不幸墜至後山.這個悲劇是誰也不想看到的.大家都不相信學姐會這麼脆弱..

身體支離破碎.之後經過大家發現後,將屍體收撿起來拼湊…

可是再怎麼的找怎麼的拼.就是少了一支手….接著事情就發生了

**

那一夜,我同學(住女一宿),晚上起來上廁所後,更懶洋洋的要回房間了..

但是就在她要進房的時候..就聽到旁邊傳來”叩叩叩…”的聲音

她心想”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啊!”就往隔壁望去.這一望可把她的膽子都給

望破了,她看到了就在不遠的寢室門口有一支手正在敲門.一支手,浮在半空

的一支手啊!!她馬上沒命的往跑進寢室.棉被拿著就往頭上套….

他只聽到這個”叩叩叩…”的聲音越來越漸…終於來到她的門前了….

“叩叩叩…”的一直響…,她膽都沒了那可能還是開門啊!她看到了就在

不遠的寢室門口有一支手正在敲門.一支手,

浮在半空的一支手啊!!她馬上沒命的往跑進寢室.棉被拿著就往頭上套….

他只聽到這個”叩叩叩…”的聲音越來越漸…終於來到她的門前了….

“叩叩叩…”的一直響…,她膽都沒了那可能還是開門啊!

最後她同學終於被吵醒了..”誰啊!這麼晚了!

真…..”然後便去開門了,他想和她的同學說可是怎麼樣都沒有辨法開口….

然後只聽到她同學慘叫…….然後她也嚇昏了………..

**

如果妳是海大的女學生的話..如果妳也住女一宿的話….

記得!如果晚上有人敲門的話….千萬不要開門…..

因為他會一手把妳抓住..緊緊的把妳抓住..因為她也不想死啊!

後記:

自從學姐的手被埋回她的墓地後..事清就不再發生了….

不過今年檢骨的時後..竟然發現..沒有手的骨頭……..

可能學姐又回去抓她沒有抓緊的東西吧